头像元宵画的

Candy crush

拉二咕哒子


藤丸立香起了个大早做布丁,奥兹曼迪亚斯一口都没吃到。好巧不巧在这个充满奶香与甜蜜的日子里他牙疼犯了,左腮肿得老高。藤丸立香看了他那张快要变形的脸一眼,立刻抽回了盛着布丁的杯子,顺便解决了困扰尼托克丽丝多年的难题,把奥兹曼迪亚斯连拖带拽拐进牙科医院里。


消毒水的味道不好闻,装饰简洁的房间严重不符他的审美,靠墙的玻璃柜里一排五颜六色的药瓶,像条花色丰富的毒蛇。是个坐立难安的地方。他想离开,可藤丸立香跟尊门神似的挡了去路。


立香,你要忤逆余吗!他咬牙切齿,故作的架势没持续三秒便被卷土重来的尖锐的痛楚戳出漏气的口子...

 

他今天犯了错,但是当辅导员打电话给他爸爸时,电话对面既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很急躁,和平时判若两人。
他跟辅导员说让那小子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出了什么事他都会给兜着,即使他们家条件并不太好,端的两个铁饭碗,还有车和房子的贷款。辅导员看了他一眼,她先前就跟他说,无论何时父母肯定会帮孩子着想,他爸是个很粗心眼的人,他在电话另一头跟我辅导员说什么都不担心,只怕儿子会想不开。
他这辈子也忘不了在辅导员办公室呆的三小时,前两个小时他红着眼害怕告诉父母事实,他坐在椅子里告诉辅导员父母对他的期望有多高,告诉他们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后一个小时辅导员点了两份鸡汤馄饨,油很厚,汤也不好喝,他的眼泪流到嘴唇边,又涩又咸。

 

【A闪咕哒】スキンシップ

A闪咕哒子

很多捏造,很OOC,元宵过生日说想吃这个


英雄王站在藤丸立香面前半步的位置,少女必须仰着头才能与他对视。


只能怪圣杯没给他灌输相关概念,却总在综艺录像里听到,搞笑艺人张大嘴,吐出的每个音都清清楚楚,说“スキンシップ禁止!”


因为禁止,所以无法得知具体的意思,由此造成的如鲠在喉的郁结理所当然令王感到了不快。


于是他拦住正匆匆往种火场赶的藤丸立香,看样子也知道是睡过头了刚刚起床,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扎,披散的鬓发把她本来就不大的脸又遮小许多,他想起半年前她还有点婴儿肥,脸颊微圆,伊什塔尔有事没事就会捏一把,并且振振有词说这样的藤丸立香太让人产生凌虐感了。他看她...

 

确信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好好地活着,即便面对死亡,也看到了未来。对你父亲来说,你母亲就是他的未来。人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感受到未来。无论是怎样短暂的一个瞬间,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有未来。我告诉你,未来不仅仅是明天。未来在人心中。只要心中有未来,人就能幸福起来。因为有人教了你母亲这个,她才将你生下来。可你看看你,整天牢骚满腹,不思进取。你感受不到未来不能怪别人,要怪你自己,因为你是个混蛋。


——东野圭吾《时生》


看的第三遍,我还是哭了

 

不支持此配件

没写完的摸鱼


“阿瓦隆会下雨吗?”

“会。”

“太阳雨?”

“当然。”

“为什么不会有乌云(阴暗)?”

“因为是极乐之地(阿瓦隆)。”

对话进行到这儿,梅林尚且游刃有余。只有十七年人生阅历的少女实在无法与梦魔见过的人和事相比。他一面微笑回答,一面悠哉地数藤丸立香不太浓密的下睫毛。他见过太多美人,藤丸立香能同清秀挨边,但绝对与美丽无缘,可梅林第一次见到藤丸立香便记住了她的眼睛。这种迅速根植的深刻令他感到诧异。照理说不该如此,更不该妄想将手伸过去摩挲少女脆弱柔软的眼睑。即使她目光笔直的迎来,他也猜不到藤丸立香下一刻会问出怎样的问题。

可梦魔自有梦魔的傲慢。他有对答如流的信心...

 

没玩英雄联盟之前我就听说过他。大家faker或者大魔王的叫他,突然有人说起李相赫这个本名,像在我脑袋上敲了一闷棍。那时我已经善解人意了一点,因为再也不能用童言无忌打掩护,多少理解了书上写的,光鲜背后的付出与辛酸。他们脸上熬夜熬出的痘,他们背上贴的肌肉贴,他们颤抖的手,哭红的眼。我看着纪录片里的李相赫,想起LPL的2013年,一个杰斯,一个扎克,捞不回一场破碎的梦。隔天课间男生们骂声四起,怨声载道,直到一轮又一轮的升学压力碾来,鬼嚎德玛西亚万岁成了某种仪式,瑞文消失在ban选,小狗沉下性子与他最好的RNG相遇,我的歌单里多了一首Legends Never Die。那天一个奥恩...

 

免责声明

什么都写,什么都吃

准备考研,更新随缘

承蒙厚爱,谢谢谢谢

 

带鱼会做梦吗?

童谣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正和天草四郎排排坐着,准备挑战黄金人马。

她的表情非常,非常,非常认真,比签好几个亿合同的老板和站在台上领奖的科学家还认真。这两类人我都没见过,我只知道他们很威风,各种意义上的威风,好的坏的或许都有。总之要想唬人对他们不难。可童谣从不唬我。我愣愣的看着她,没过脑子的答案压着我的舌头,推着摇杆的手指忘记松开,屏幕上还在猫腰潜行的人物吸引到仇恨,三两下被打趴,同他满肚子的委屈和疑问一起惨叫一声,死了。


 

徐伦出生那天下着暴雨。医院周边三个街区的排水系统统统瘫痪。承太郎淌着没过膝盖的积水冲进妇产科,当时还没来得及从父亲心脏上剜下名字的空条徐伦已经被护士放进保温箱。她不算强壮也不算孱弱,在出生第二天睁开眼睛,隔着保温箱的透明盖子看见同样凝视她的空条承太郎。


全是编的,写不出这对父女的宿命感

 

【闪咕哒】勇者变恶龙

贤王x咕哒子


藤丸立香虽是个妙龄少女,却对穿衣打扮不大上心。不过连迦勒底外头昼夜不停的风雪也要分大小,人自然也不会一如从前。她最近变得爱漂亮了。不再熬夜肝狗粮刷材料打副本,每天十一点半睡,定期修剪眉毛,一周敷两次面膜,不论去哪晴天雨天打把伞。从前她什么都不怕,现在担心紫外线照射和体重秤的数字往多了蹦跶。她不再一味的低着头盯着向前脚尖,要是有空隙便从口袋里掏出镜子看看嘴唇有没有干裂。这点变化自然被迦勒底的人们捉在眼里,他们大多数对此表示欣慰,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油然而生。小部分表示没差,因为分不清豆沙色和番茄红的区别。

只有贤王吉尔伽美什只言未表。他用千里眼看...

 

© 苦昭 | Powered by LOFTER